#311 投资人介入的能力

著作 2年前 (2016-10-10) 361 人围观 0
沃伦巴菲特说,我们只买自己谙熟的生意。你要深刻地理解你所投资的东西,才能对其价值产生很好的评估。有能力评估技术和项目本身,才能让投资人进行项目投资。

1,一级和二级投资市场

一级投资市场和二级投资市场是投资人最重要的投资平台,我们把已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股票投资理解为是二级市场。它是一个公开的,高流通性的股票交易平台,它具有流通性强,参与形式简便的特点。一级市场通常,是我们所理解的未上市的股权交易市场,包含初创企业,和成熟企业的不同的阶段,包括了初创期,包括了VC和PE的阶段。

二级投资市场不完全是资产的增值和利润的增长,更包含了投资群体的情绪性反应,以及有组织的资本运作行为。不能认为二级投资市场是完全理性的,它有相当程度的投机情绪在其中,通常我们认为一级投资市场是基于价值增长,是基于其利润和成长性来调整估值的,因为其流通性不高,所以在估值过程当中,都是较理性的,基于各种估值模型。

云计算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云计算的二级市场上市公司有:网宿科技(SZ300017)、世纪互联(VNET)、光环新网(SZ300383)、蓝汛(CCIH)、三五互联(SZ300051)、互联港湾(华星创业(SZ300025)。一级市场的公司有:青云QingCloud ,UCLOUD,七牛云,西部数码,新网互联,时代互联,唯一网络,群英网络,广州新一代等。

投资人过量与草根的崛起。在当前的时代,资产管理的意识已经遍及全民。资产管理的核心使命就是让资产升值,投资一级和二级市场是最重要的资产升值的渠道。在当前,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风潮之下每天都萌生数之不尽的新项目。热门项目备受瞩目,也备受追捧,相形之下资金以及资金管理人变成了供过于求的资源方。能发现好的项目有成长性的项目,能参与投资有成长性的项目,这不仅是概率,更是机遇。

现行的社会有一套不断修正的信用体系,它构成了一个权威的秩序。传统上我们以学历,财富,以及出身的社会阶层,形成了这种秩序。但是在TMT技术迅速发展的现在,这种秩序正在遭受挑战。信息技术带给每一个人公平的连接机会,一个草根可以借助一个开放的信息平台,刻意或者无意间,一些超出人们意料的事件,能够引发出巨大的关注度和海量的关注数,而这种关注数形成了一种知名度和关系链,它是当前社会最珍贵的资产之一,这种资产能够让他,再结合互联网经济的区分模式,迅速的变现获利,而这种成长轨迹,轻而易举的就挑战了原有的经典成长模式。

草根还有一种趋势,就是在不建立自身产业的基础之上,借助一系列公共的服务设施和平台,网络平台,仅仅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参与感,就能够形成一系列的关注度,从而形成大批量的关系链和粉丝,而在于精英阶层不屑参与的这个领域。草根具有相对优势,各类网络直播,网络视频制作,音乐翻唱,以及游戏,游戏电竞领域,都层出不穷的涌出案例,这些成功者显示了草根阶层过去不可能拥有的名望,金钱,和社会影响力。

草根偶像与粉丝社群势力崛起的新商业。曾经流行音乐业界依靠一套成熟的评价体系来加持等级,深度影响业界。美国的格莱美音乐奖,全美音乐奖,公告牌音乐奖,MTV音乐录像带大奖。MTV EMA欧洲音乐大奖,全英音乐奖,加拿大的朱诺音乐奖,法国NRJ音乐典礼。国内有上海东方音乐榜、音乐风云榜、华语音乐榜中榜、中国音乐之声、无线音乐咪咕汇、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CCTV-MTV超级盛典,TVB劲歌金曲、台湾金曲奖还包括各地电台和媒体办的排行榜和奖项。这类由业界把控的权力平台深刻的决定歌手命运。但是,当今神曲人人爱的在线音乐时代,他们已成为陪衬。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1994年3月1日出生于加拿大斯特拉特福,2008年,贾斯汀·比伯被其经纪人斯科特在YouTube发现,随后被亚瑟小子培养进入歌坛。2009年发行第一张个人专辑《My World》。2010年,贾斯汀·比伯获得美国AMA音乐奖年度艺人。比伯是迄今为止Youtube中走出的最闪耀的巨星,并且,就像他推出的新专辑“相信”一样,他在线上和线下同样受欢迎。他的Youtube频道已有近30亿的点击量。其产生的商业价值和对流行文化的影响潮剧深远。“摩擦 摩擦,是魔鬼的步伐”的庞麦郎江湖不见其人,但模仿他的明星却声名显赫,港台传媒以其为主要对象的报道不胜其数,一曲陕北乡音红遍海内外。韩红、沈梦辰、古巨基、萧敬腾均公开模仿其歌。他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他的传说。[引自黄杰雷《中国在线音乐:天下已定、再无来者》]

 


2,最佳切入时机

对于投资人而言,切入行业和企业的不同时期意味着面临不同的投资收益,成本和风险担当。技术产业的早期意味着产业探索的不确定性,有非常大的投资风险,因此适合于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当产业模式已被验证可行,急需大量资金投入以获得大规模的利润时,对于股权基金就更为合适。我们认为在新技术成长周期的第四到第六年之间,这是大规模竞争的上一个阶段,它具有一定的产业清晰度,同时又不被资本所热捧,标的也不稀缺,因此这个阶段,是切入新产业和企业的最佳时机之一。

常见的TMT行业成长周期为十数年,从2012年开始,智能快递柜从产品原型期,再到消费者元年,2018年进入成本规模期。进入资本的整并阶段。即便全行业全速发力,也不足以在未来三年做到全面楼宇小区覆盖。考虑到2025年前满足十倍快递增量,当前所有项目都具备资本溢价性,当前是一个全行业无差别的成长阶段。

可预见的未来,线索随处可见。在当下我们可以在企业研发的实验室,可以在大学的研究所,也可以在社会学家的著作当中随处可发现技术变化的趋势和消费群体的变化特性。这些趋势和特性,都构建出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比如我们可以想象,有人驾驶的汽车变成无人驾驶的汽车,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比如全时网络,当我们现实的网络由不同的有线宽带和无线wifi所连接。我们在不同环境当中,包括地铁电梯和户外,都会受到网络连接不畅和资费的影响,这限制我们对网络的使用。可预见的未来当中,网络连接如同自来水一样普及和物美价廉,它能保证我们在何时何地随时随地,都能够便捷地使用网络,并且以此全时网络的基础上,构建了一个新型的基于云端的智能生活,我们的交通支付,以及对数据的理解,都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些变化在未来会产生,数不胜数的应用场景,它能改变我们信息连接,财富分配,和任务协作的形式。

区块链给我们一种想象,区块链帮助我们随时随地都能匹配身边的人和资源,帮助我们碎片化的参与社会分配,区块链技术结合直播产生了新型的网络培训的样式,让有知识的人能够利用闲暇的碎片时间参与对其他人的教育培训,分享知识的同时获取经济收益。我们可以想象参与雇佣的人,可以通过全时网络和区块链,找到身边相近的可以帮他解决问题的人,而不用像过去那样,通过招聘市场,繁复的聘用制度和社保法规,来解决一个耗时有限的问题。

IT预言家凯文凯利在《必然》一书中有描绘一种场景,物流系统在逐步发展进步,你家楼下有一个类似信箱一样的专属空间,一天能来处理4次物流,这创造了一种“生活流”的必然趋势,过去我们写文章纸张用“篇”或“页”来计数,随着通讯技术的提升,写文字已经是随时随地了,不用按篇和页来计数,通过时间轴形成了一个“信息流”,这种“流”不仅是表现形式,更是能力,能更快,更碎片写作和阅读,它代表了一种通讯的效率和速度,与此类似,生活流意味着原来你收包裹是一周两次,之后是一天一次,再之后是一天4次,冰箱内置的传感器告诉你鸡蛋没有了,自动通过京东订货,自动匹配你的下班时间,上午11点或下午5点前可选送到物流箱中,无需有人在家签收,APP自助操作,不仅能送货还能收件,如此一来不仅能处理退货,还能操作干洗,餐厅厨具退还,甚至共享物品的单次借还都可以借助这个智能物流网络,这不仅是技术愿景,更是现实,不用举例,生活中处处都有可预见的潜力。

3,估值与博弈

替代法市场替代与份额、替代的进程与加速度、替代多重与合并替代的市场总值。
倍值法营收十倍、预营收十倍
博弈法兼并重组意愿、天使轮投资。

可量化介入

我前文有谈及投资标的的估值需要合理的理论逻辑,即估值的结果取决于动态的替代规模,就实际工作而言,我的经验上总结是,在用户高增长的科技创业公司中,以营业额倍数也是一个有效的依据,营业额分为现实营业额或预计营收(企业未盈利情况下)。后面我还谈到创业的趋势是:企业不再是成功生死,而是企业资产资源的流转,类似房地产的交易,这时供求博弈将成为估值的依据之一。

可量化就是一个货币化、证券化、评级化的研究过程。将主观意识和判断逐步深入到定量分析,并限定自己的分析能力圈,如此可以长周期的观察产业轨迹,将技术孵化的进度和效率结合周期,形成量化的预期,并由此判断投资机会。

被投资企业的资金使用选项:决定优先就是战略能力。被投资企业在不同的阶段对资金的用途是不同的,比如在早期阶段,可能对技术实验的消耗资金更为紧迫,可能在规模成长的阶段对于生产物料厂房,或者是服务并发团队的投资可能更为紧迫,对成熟的企业其资金的用途有可能用于并购新型的技术型的公司,或者收购竞争对手形成产业话语权,但他当时的资金用途足以显现管理层当前的意图和其下一阶段,所发展的战略路线。我们从其资金的使用方向上可以判断其企业线,处于的技术阶段和经营水准,更能以此来作为我们是否参与投资的重要判定要素。

如何看待新技术创业公司:技术发明型、资金资源型、应用型。在一级市场寻获投资标的的过程当中,会发现不同的创业公司有完全不同的定位。有些是以技术见长,并寄望于独特的技术优势获得未来巨大的产业潜力,有的是资源型借助某种垄断的或者是稀有的资源介入产业合作当中,形成一种竞争优势。还有的创新企业是应用型方向能借助成熟的技术结合合作方的资源,能聚集有经验的应用型的人才设计不同的解决方案,在终端应用上,提供服务参与产业竞争,不同的创业公司类型带给我们对投资结果的预期是不同的,风险也是不同的。

商业的资产重新被定义。在农业社会,劳动人口和土地是最珍贵的生产资料。在过去工业革命时代,厂房机械和商标都是最珍贵的商业资产。在新经济浪潮之后,市场中最稀缺的是人才经验和用户关注度,以及关系链。在资产运营的体系里,人才经验以及关注度,关系链,都可以被证券化,成为新兴商业体的股份依据。通过股权,期权,变成可流转的资产。而过去的资金,土地厂房,以及工作人口,都不再是市场中稀缺的资源,也不被认为是商业中权重最高的资产。

人的经历总是有限的,经典的商业教材也在解读中有时代气息,新技术和新经济日新月异,革命性的模式和产品不断刷新我们的认知,炼油厂、钢铁厂、汽车业构建美国世纪,今天物联网、人工智能和电子商务书写更为壮阔的中国世纪,身处时代前沿,必须总结时代性,才能在投资意识中形成前瞻性。

生产协作社会化。在传统生产环境中,创始人通过初期的贸易或者技术开发,实现产业的不断的扩展升级,成为一个庞大的商业系统。借由源源不断的内生的人员延伸到更广阔的大环境之中,成就了更多的子公司,分公司,这种产品和人员成长的周期就是企业自身扩张的重要影响因素。

而在今天,这种影响因素不再是问题。因为产业拓展的资金不需要由内生循环积累,业务拓展的人才也不需要由内生成长而来,市场中有充分的完整的经理人制度和中介,猎头体系,产品专利,甚至是品牌,都可以通过公共交易系统来交换获得。现实的企业更像是一个,有目的性的临时包装的资产包,基于投资人的产业目标,将分散于不同地理环境,不同经济实体当中的资源,通过资源证券化的方式重新重组,能够迅速快捷,高迭代的构建一个新的产业实体,这个产业实体如同被修改过DNA的新生儿,它具有先进的基因,在公司组建伊始便具有相当的产业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