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TMT成长与失序

著作 2年前 (2016-10-24) 660 人围观 0

作者:青草资本黄杰雷 本文为作者授权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科技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日趋深入,在双创(“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国家政策引导下,让民众有更多机会关心新经济形态,在媒体上常见到和TMT相关的科技新贵占据财富榜,赢家通吃,或是全产业性的高泡沫高风险,以及对社会现有秩序的破坏性。在整个产业背后,有着成长和其失序的特定规律。

失序、随机、生机

互联网经济、投资泡沫和科技创富同样让我见证了新奇和讶异。基于行业的成长形成了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基于企图心的获利同样造就了整体社会的财务泡沫。这涉及人性和人心。我认为成长与失序是TMT经济的必然属性。泡沫是投入过量的必然特征,无论在高科技还是金融地产都不可避免。

» 高成长:TMT产业的高成长是源自高科技技术的强大推动力和破坏性,能在短周期内形成巨大的生产力,替代和改造体量庞大的传统市场,并形成大规模的财富重构和分配。
» 高泡沫:在高成长的诱因下,形成密集的投资金流和人流,产生不可避免的试错成本,并在短期内形成生产力过剩,高预期和高风险之下,促成高泡沫。
» 随机:小公司,小人物,小产业莫名其妙的火了,成功了,让人令人费解,如同历史一样,在大趋势之中,幸运之神垂青有大概率是随机的。在技术探索的规律中,有其宏观时间段的必然性,也有微观中新技术触发的随机性,这在科学发展历史中比比皆是,过去空调、苯分子甚至是炸药的发明都有随机性的因素。
» 不可示范:在高强度的资源聚集下,一旦技术和经济模式可行,便爆发出惊人的进化速度,让追随者望尘莫及,产业在短期内便完成垄断格局。

1,高成长

1998年,两个血气方刚、一脸懵懂的美国大学生青年,慕名找到斯坦福大学教授大卫·切瑞顿,获得10万美金风险投资成立谷歌, 18年后,这笔风投回报为20亿美金。TMT行业的繁荣和高回报收益是眼之所见的事实。近二十年来长盛不衰,和地产、金融一样,成为财富、人才和传奇故事的聚集地,行业领军人物无不光芒闪耀为全民所知。“双创”与“互联网+”上升为国家政策,更加让社会资源集中在TMT领域,成为行业繁荣的催化剂。每一类的技术或者企业研究都有不计其数的著作和新闻报道,他们或者描述公司,或者解构企业家,或者展望计算产业,文辞间所描绘的神奇像一种魔力,吸引着年轻人,投资人还有投机者热血澎湃前赴后继。

TMT几乎是投资研究必修课。以TMT为核心的新经济所迸发出的高成长和颠覆性,成为美国及中国经济的强劲动力,成为产业投资的优先选项,产业吸引大量人才并形成了专属的主题基金,催化TMT的经济繁荣。少数而成功的互联网创业投资故事深刻也深远的教育和启发了全民社会,很少有人准确定义和解释它,但是它像灯塔一样指引民众,鼓舞信心带来希望。创业者、投资人、上市企业、一般集团公司无不前赴后继的跨界互联网,跨界物联网,跨境人工智能,无一不企望在TMT领域功成名就,志得圆满。

曾经IT男经常开的玩笑是比尔•盖茨每分钟创造的财富极可观,如果地上有1000块钱,他是不会弯腰去捡的,因为在他弯腰的这一秒,他创造的价值已经超过1000块了。捡地上的钱,对普通人来说是赚了,对首富来说却是个亏本生意。对于自诩时代骄子的青年人来说,投身IT便是占尽先发优势,有机会化平凡为神奇,像微软大亨一样富可敌国。因为比尔盖茨辍学创业的先例,在2000年前后,听说谁也停学创业了是大学寝室课间的生猛传奇。IT业酣适了时代对财、科技和人生巅峰的全部想象。

 


2,赢家通吃,天生骑劫本色

我观察到中国软件业、家电业和互联网是中国TMT产业的基石,是衍生行业人才和资金的大本营。它如同经典语句“生命终将找到它的出口”,流动之间代表了潮起潮落,稀缺和过剩。这种起落恰是TMT产业衍生,繁荣,和市场过量自我调整的一个写照。中国软件企业从单片机起步,衍生出眼花缭乱的相关产业:单机软件,网络和系统集成,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数据中心及云计算,智能硬件/物联网/人工智能。

家电业企业也从最早的小家电到厨电起步。逐步涉足客厅娱乐及移动娱乐,数码产品,电脑主机及显示器,功能手机及智能手机,汽车,锂电池新能源,物联网及智能硬件。这类基石产业群体如同八爪鱼,也像风向标,触须所及之处就是产业红利的阶段,一旦行业竞争过剩利润艰难,集团主体立刻收缩,收拢资源等待新的红利主题再伺机插一脚。如同围观群众。

互联网巨头作为新的基石产业集群,扮演前两者一样的“插一脚”角色,他们就是业界谈之色变的BATJL。信奉“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天生一副“哪里还有风,哪里再相逢”的骑劫本色,眼下银行和AI成了新的冲锋指引。互联网巨头天生的基因就是“亏十年”,亏得越多亏得越久公司越伟大,亏损20年的亚马逊市值接近万亿。国内京东也是样板。貌似笑话的背后,体现的是时代基因、资源力度和企图心,这种业务模式业界通常以“梦想”和“颠覆”两词概述。
2017年底,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公司市值均在3万亿人民币左右,在中国公司中市值牢牢霸占前2位,均超过宇宙第一行中国工商银行。不对外投资也不符合资金效益,庞大的资产和资金能力,具备横跨产业上下游,布局多产业的实力和雄心。


3,过度催化高泡沫

纳斯达克股市在1998年10月至2000年3月逐渐泡沫化,在2000年4月至2001年4月泡沫破灭。在纳斯达克市场泡起泡灭过程中,科技股是主角。在经济环境良好和货币政策宽松的背景下,充裕的市场流动性涌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领域。泡沫期间是美国经济30年来(1970 - 2000)表现最好的时期;其次,美联储连续降息,M2大幅增长;再次,在赚钱效应和养老金增长的推动下,国际资本也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急速流入美国资本市场;最后,互联网进入商业化阶段,投资者对新经济萌发无限憧憬。在估值畸高的情况下,业绩显著下滑叠加股票供给增大引发投资者情绪逆转,最终导致估值坍塌。在纳斯达克股市泡沫顶峰的时候,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市盈率达到170X,但是纳斯达克公司业绩却在2000年7月后出现断崖式下跌,美国私人信息设备及软件投资的大幅下降和互联网公司“烧钱”模式难以为继。另外,2000年左右是纳斯达克股市融资和解禁的历史高点。

中国资本市场在近年也相继出现"科技妖股",以资本运作手段和科技主题概念为诱饵,引发资本追捧,形成严重脱离经济现状的”投资泡沫“。以至于让整体TMT产业都被冠以”虚拟经济“的社会观感,并引发社会普遍性的担忧,随即出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孰优孰劣“的产业讨论。2015年全年上市公司发起的并购中,收购标的为互联网企业的有598起,占全年3649起并购中的16.37%。2016年上市公司并购标的为互联网行业企业的收购案例共有286起,占所有上市公司1327起收购案的21.55%。在这286起上市公司互联网并购中,剔除主营业务本就是互联网业务的上市公司并购,有184起并购是由非互联网业务公司发起的,占互联网并购的64.33%。2015年近600起互联网并购当中,388起买方为非互联网业务上市公司,其中能源、材料、工业行业为124起,食品饮料、服装、耐用品消费等行业110起,传统企业“触网”收购占比达到60%。不少上市公司仍计划向“互联网+”进军,为自身业务贴上互联网标签。

新经济并催生了新的社会性问题,技术驱动的经济模式先行探索,而社会管治客观上必然滞后。形成的社会问题引发社会忧虑,如隐私,社交风险,诈骗,侮辱等,更强化其”破坏性“的标签。


4,随性失序

过去新店开张优惠促销,几个月已经上限,当前所见,巨头们做起市场来,用毁三观的手段来不战屈人之兵,你打折?不算什么,我免费!你免费算什么,我补贴!来人就发红包!你发红包算什么!我除夕晚上向全国人民发红包!就一个消费者来说,待在家里躺着也挣钱!有人摇一摇抢红包还摔坏了7000元手机。曾经相声里才有的“买手机不要钱”现在看来不是玩笑。荒诞中带着神奇,神奇里带着荒诞。

有些新鲜事,我也不知道可以用来做什么。早期互联网也没有商业用途; 莱特飞机成功很多年以后,人们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电动汽车在初始阶段不能应用于主流应用领域。我们无法从现有技术中找寻下一代技术;技术产生具有不确定性;继承者们最有可能出现在行业巨头无暇顾及的边缘角落;继承者们用新的技术,替代了行业巨头的用户市场,继承市场资产,它会成为新的市场支配者。

越充分的市场,技术探索的中标者随机性越强,如美国年少成名者远多于其他国家,成熟的市场分工充分,能形成全产业的孵化能力,嫁接灵光闪光的创意和IP(知识产权)就形成了大生意。

近十年来科技创富的神话传说不甚枚举。在商业杂志每一个灿烂的娃娃笑脸背后,让所有苍老的心感受的是恐惧和疑惑。公司创始人和精神领袖近半数近乎是未成年人,像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扬名立万时仅是大二辍学生,这类高科技公司迷一般的神奇,不介意你带着狗来上班,如果你肯来面试,HR先转给你车马费。为了让员工更自在的工作,大家都是股东,人人有股份期权,办公室里有美女激励师和按摩师伺候员工,因为公司太成功成长太快,以致每年在城市体育馆办一次集体婚礼。最牛的科技公司有的将近二十年还在亏损,依然是投资者遥首以盼趋之若鹜,用正常的思维永远理解不了已经融资超300亿美金的约车公司到底要多少年才能挣回投资人的钱,还能看到投资人兴高采烈的到处演讲,新的公司初创在没有赚到一分钱之前,就几千员工的成本,还补贴消费者数以十亿为单位计。摇头好笑也可怕。

“天生亏十年”是新经济的鲜明标签,亏不仅是雄心,实力,更是替代的企图心。连年亏损的公司是好公司还是坏公司?显然易见的问题今天却回答的不简单。亚马逊累积亏损了20年。Uber2016年上半年至少亏损12.7亿美元。在解读神奇之前,让我们先拍案惊奇: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普通人经历购物必打折,坐车先收红包,看电影等补贴,吃饭聚餐先团购,占尽这些科技企业的便宜,这里不经经历了瞩目巅峰,还经历了巨大泡沫,一连串的科技新星潮起潮流,每一个神奇出现的时候,就颠覆我们世界观一次,将我们的一切合理学识和认知斥为传统腐朽,颠覆成为一种基本的挑衅态度,任何能被解释的合理运转的都是“传统模式”,一时间,不颠覆无创新。
在微观层面上技术发明有一定的随机性,在企业和产品的创立也具备这一特征。在新经济模式试错探索中有相当概率的果实落于那么没有丰富人生阅历和苦难的青年之中,他们参与社会化的角色分工,成为一个图腾,在专业投资人,专业经理人加持下聚集用户,形成互补的强大经济体,能做到一夜成名,一点成名,或一战成名。在貌似随性失序的背后,透显者“不颠狂,不颠覆”。表现出反精英教条、极致异想天开、起跑线与未成年的风采。

上一章:新技术市场如何选择技术路线?
下一章:阶段一:技术产品化元年(第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