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应用
关注对象
给我留言
1页/1页 1 9篇/页.共9篇
#宋鲁郑:数字时代的跨文化传播#
u=2520824867,4000667652&fm=26&gp=0.jpg
数字时代信息传播的特点

1、一快一低:传播快、成本低。

2、三化:娱乐化、短小化、视频化。导致阅读浅层化。

3、五个并存:
(1)传播的机构化与个人化并存(网红)。机构和个人都是信息传播的主体。
(2)面对点单向传播和点对点互动传播共存。传统传播手段如电视和报纸,都是面对点的传播,但在信息时代,私人定制般的信息传播成为可能。受众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接受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新媒体在数据的支持下,也仅传送受众喜欢的相关信息。
(3)开放性与封闭性共存。传播信息的网络平台是开放的,但由于技术进步的原因,受众却既可以是开放的,也可以是封闭的。
(4)海量化与碎片化并存。由于信息产生的低成本和参与主体的普遍化、社会分层、个性需求等,每天产生的信息是极其巨大同是也是无所不包碎片化的。
(5)易检验和易轻信并存。一方面,在信息时代,任何一种观点都有被可能随时随地被任何一个人进行质疑和检验,但另一方面,主观的轻信也普遍存在。和传统时代不同的是,易轻信是比较普遍的,这主要是检验的手段往往落后。 比如2011年3月12日日本发生地震引发海啸,导致核电站泄漏,一条谣言“如果实在不放心,可服用一定的稳定性碘来预防”就通过手机短信方式一天之内席卷全国。当时这个谣言还说“BBC也报道,日本政府已经确认严重核泄漏,所有亚洲国家应该立即采取必要措施……”。这个过程中,专家和政府以及BBC都迅速进行澄清,体现了其易检验的特点,但同时相信谣言的民众依然众多,体现了易轻信的一面。但最终由于回应得力,仅仅两天之后谣言就丧失了传播能力。

对跨文化传播的影响
1、传播的手段、主体、内容都和前数字化时代完全不同。一个人的影响力超过一个媒体或者机构非常正常。过去信息传播主要是政府、媒体和机构,通过特定方式和时间段传播。但现在每一个个体可以在任意时间成为信息传播者。最有名的就是特朗普的推特。

2、接受群体是跨国家、跨地域、跨种族以共同理念(包括思想、价值观、爱好)为基础的聚合,比如聊天室和论坛。其效果是强化他们的共同价值观或者偏见,不同群体的差异性得到强化,群体间的壁垒更加明显,相互之间的交流难度升高。

3、长篇大制、主题严肃、表达方式晦涩的内容都很难传播。视频和图片在传播上超过文字。抖音的迅速崛起就是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总统是很适应这个时代的。特朗普到欧洲访问时,东道主就把双方要谈的问题制成图片,而不是用文字和材料。

4、由于传播速度极快,任何信息一旦第一时间产生,哪怕是谣言或者歪曲的信息,辟谣或者修正往往难以产生效果。比如“六翅肯德基怪鸡、康师傅地沟油、娃哈哈肉毒杆菌”谣言,“仅2015年第一季度,部分产品就遭受20亿元损失”。娃哈哈曾公开表示,不仅给品牌造成了巨大伤害,市场销量也出现了严重下滑。 2015年3月18日,一名未满16岁的新加坡男生模拟新加坡总理公署网站,制作了一张总理公署公布前总理李光耀逝世消息的截图。该截图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出去,一些国际媒体信以为真,纷纷发布李光耀逝世消息,直到新加坡官方澄清后,才发现上当,撤下相关新闻并道歉。

5、跨文化传播过程中“文化冲突”会更加直接和强烈,文化差异会更加突显。并能以极快的速度成为公共事件。在过去只是个人的行为,但现在则迅速上升为所在企业或者国家的事件。 比如2016年,戴姆勒卡客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兼CEO高海纳(Rainer Gaertner),因与中国业主抢占车位,高声用英文叫喊:“我来中国一年了。到这里我明白的第一件事就是你们中国人都是杂种(狗娘)养的!”并用辣椒水喷雾剂驱散与其理论的中国人,致使一人受伤。 这本不过是普通的利益冲突:占位,高海纳的表现不过说明其人素质很低。但在数字化时代,它立即成为牵动中国人敏感神经的事件,并迫使戴姆勒卡客车公司迅速道歉,并将其免职。

6、数字时代,一方面强势文化的优势更强,另一方面弱势文化也有了逆袭的可能。原因在于技术的发展既能使得强者的声音更加强大,但也使弱者缩小了与强势文化传播能力上的差距。在传统媒体时代,强者基本垄断信息的传播,但在数字时代,弱者拥有了和其实力不对称的影响力和传播力。比如,美国在反恐战争中就遇到恐怖主义者通过网络所释放出巨大能量的挑战。

跨文化传播如何应对数字化时代

1、对不同文化的全面了解更为重要,包括其历史、现状,特别是敏感事项,尤其要避免以自己的理解来理解另一个国家。比如,2018年梅赛德斯奔驰就在其官方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引用达赖喇嘛话语的海报,结果激怒了中国人,最后奔驰不得不多次道歉。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除了奔驰不了解这件事对中国的敏感性,还有一个原因是达赖在西方和在中国的形象不同,奔驰以自己的理解来理解中国。

2、文化传播尽量采用轻松愉快的短小视频。比如2013年《领导人是怎样炼成的》,是中国的国家领导人首次以动漫卡通人物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另外,如2018年《国家主席是如何选举产生的》,传播效果都非常好。

3、对特定因素要有应对手段。像极端思想、文化冲突(也包括相关谣言)以及域外文化传入,对极端思潮要能及时遏制,文化冲突(谣言)要能够迅速及时的平息和澄清,对以文化传播为名的文化侵入、文化倾销、文化渗透要能进行有效管控。具体做法包括,企业和政府要完善危机信息公开的法律制度、建立专门的危机信息传播管理机构等等。 至于文化侵入,可以参考文化大国法国应对美国文化的经验。希拉克总统多次表表示,“创造性的产品不能和普通产品混为一谈”、“当今世界正面临着单一文化的威胁,这是一种新形式的殖民主义”。法国一向认为好莱坞电影是美国的特洛伊木马。戛纳电影节主席圣伊莱斯·雅各布则认为美国输出的不仅是电影,还是它的整个生活方式。

4、跨文化传播注重公众人物的突出作用。这包括政治人物、体育和影视明星。 公众人物来身就具备强大的传播效应,在数字时代,这个效应更是呈几何级放大。比如长期陪同领导人出访的外交部翻译室英文处周宇,就在两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习总书记是把中国故事讲得最好的人。故事讲的好并取得巨大的传播效应,除了个人因素外,还是和信息时代的传播方式有密切关系。

宋鲁郑:数字时代的跨文化传播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98.html
2019-07-03 10:22:02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双屏Surface 两块9寸屏幕#
据外媒最新报道称,微软可能会在明年上半年带来一款划时代设计的笔记本,从而开启Windows新篇章。微软准备的双屏Surface设备有两个9英寸屏幕,宽高比为4:3,其将运行将使用Windows 10 OS新版本(有对双屏的UI适配),搭载Intel的Lakefield处理器,支持5G网络(大概率)。
1561336906494.jpg
之前,微软曾在内部近日举办了一场上手展示活动,员工排长队目睹了双屏版Surface原型机视频。关于双屏或者折叠屏Surface的传言已久,据说代号Centaurus(半人马座),准备了至少两年时间。

双屏Surface 两块9寸屏幕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80.html
2019-06-24 12:25:33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信息流晋级之路:“什么值得买”成为A股市场上的“电商导购第一股”#
与传统电商不同,什么值得买并不是“卖货的”,反而更像是连接传统电商与用户之间的“桥梁”。
20190617081557235.jpg
2010年,值得买实控人隋国栋以及刘超开始以个人博客分享形式提供导购信息,从此开始,什么值得买积累了一批热衷电子产品、乐于交流购买心得和产品体验的种子用户。

在流量越来越贵的今天,导购网站是电商的重要获客渠道,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导购网站的存在也在无形之中让电商挖掘潜在客户的成本越来越高,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甚至有电商大佬明确表示,导购网站不会给自己带来增量用户,还抢走了自己一部分利润。此外,随着网红、网络直播、抖音等模式的崛起,越来越多的电商巨头开始加大对内容、KOL的投入,以此吸引用户的注意。

其后,随着用户量级不断攀升、关注品类不断拓展,什么值得买积累了更多“爱买且会买”的忠实用户,营造了高参与度、高认同感及高自豪感的社区氛围。

招股书介绍,什么值得买集导购、媒体、工具、社区属性于一体,以消费类内容向用户介绍高性价比、好口碑的商品及服务,为用户提供消费决策支持,同时也是电商、品牌商等获取用户、扩大影响力的重要渠道。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值得买网站和App的优质消费类内容以用户贡献内容为主,用户贡献的优惠信息、购物攻略及购物分享类原创文章占到总数量的70%以上,并呈连年递增的趋势。 
什么值得买基于为电商、品牌商等提供信息推广服务,根据收费方式的不同,信息推广服务分为电商导购佣金收入和广告展示收入。

其中,电商导购佣金收入主要来自与阿里巴巴、京东、亚马逊等电商企业的联盟平台或其他第三方平台进行对接,按照所发布的商品的实际成交额收取佣金。2015年、2016年、2017年,什么值得买从阿里、京东、亚马逊三家一共实现的电商导购佣金收入及互联网效果营销平台服务收入分别为4522万元、7723万元、1.12亿元,占当期电商导购佣金收入及互联网效果营销平台服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74.09%、77.38%、 81.56%。 

信息流晋级之路:“什么值得买”成为A股市场上的“电商导购第一股”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75.html
2019-06-17 10:58:25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2016年是知识付费元年,时间轴一览#
2016年是知识付费元年,混沌大学、知乎、喜马拉雅、微博等不少内容平台都纷纷涉足或强化知识付费功能
20190614092556160.jpg


2016年是知识付费元年,时间轴一览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70.html
2019-06-14 12:28:05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9.6%#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9.6%,其中,农村网民规模为2.22亿,而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仅为38.4%。目前,以数字乡村建设为抓手的乡村振兴战略被提上日程,在今后的乡村转型发展过程中,网络化、信息化、数字化的支撑作用将不断增强,农村地区必将是我国互联网未来发展的一片新沃土,准确把握农村地区互联网发展的特征与需求,进一步提升农村互联网信息服务水平,将有效缩小城乡间“数字鸿沟”,推进乡村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助力农村数字经济发展,帮助农民实现美好生活,进而让农民真正收获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
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为59.6%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25.html
2019-06-04 07:59:09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信息流制造流量,支撑起集群地域产业#
在北马其顿有一座名叫Veles的小城,那里有一群年轻人就把编造假新闻当成了职业......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当时特朗普和希拉里选战正酣,网络上充斥着各种或真或假的新闻、传言。这时网上陆续出现一些对希拉里不利的假新闻,特朗普的支持者会积极转发,把新闻扩散出去。

与此同时,远在欧洲国家北马其顿的小城Veles,却有着一群人,就这么靠着像流水线一般的生产、传播这些假新闻,赚了一大笔钱......
那段时间出现了约140个和特朗普有关的网站,发布的都是积极支持特朗普的内容,还都有着美国域名。可是他们的经营者不是美国人,也不在美国本土,他们都来自这个马其顿小城Veles。
Veles是一座人口45000人的小城,那里到处都是废弃的工厂和陈旧的设施,经济极其不景气,毫无活力,人均月工资只有350欧元(约2600元人民币),和欧洲发达国家比实在少得可怜,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年轻人找工作难如登天。
没办法通过正规途径打工赚钱,他们动起了歪脑筋,有人瞅准了美国大选时候选人双方打口水战的时机,编造对特朗普有利且具有煽动性的新闻发布到网上,特朗普的支持者们会积极扩散这条新闻,为网站或账户带来流量,流量大了,靠着广告就可以狠赚一笔。 渐渐地,这种赚快钱的方法在Veles的年轻人当中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人入了这一行,新闻里经常称这种现象为“数字淘金热”,Veles也成了假新闻的集散地,被称为“靠假新闻致富的城市”。
Tamara(化名)就是这群年轻人中的一员,她住在离Veles不远的地方,为Veles的假新闻网站打工。 2017年4月的一天,待业的Tamara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朋友为她介绍了一份工作,“这种工作能赚钱还不用走出家门。” 朋友说,“你对政治挺了解,英语也不错,你想在新闻网站工作吗?” Tamara听朋友这么说,马上应承下来,并约定了和对方负责人视频面试的时间。 面试时Tamara见到了一位自称Marco的年轻人,也就是她未来的老板,Marco的态度有些害羞别扭,Tamara猜大概是因为对方年龄比自己小。 看上去还不到20岁的年轻人却要当她的老板,多少有些尴尬。 更让Tamara尴尬的是,老板Marco跟她如实介绍了这份工作的内容——写假新闻,接下来的几次视频通话中,Marco陆续介绍了如何编假新闻、如何用PS编辑图片、如何把假新闻发布到他们的网站上,Tamara虽然有一些疑虑,但她当时在家待业,急需工作,最后还是答应为Marco工作。
自从做了假新闻编辑,Tamara就过上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她一打开电脑就会收到一封邮件,邮件中有一条电子表格的链接,表格中包括8个发生在世界另一端的故事素材,以及对应的截止时间,她的任务就是在截止时间之前完成这些故事的写作,并发布到网上。

当然,这些假新闻并不是Tamara凭空编造的,所有故事都有最初蓝本,她会在一则真实事件的基础上,或编造、或东拼西凑一些具有误导性、煽动性的信息,整合成一则假新闻。

新闻需要她从头到尾重写一遍,不能直接在原有基础上修改,以免被检测为抄袭的文章,而且重写的文章行文流畅自然,更容易让人当真。

“这件事发生过,当事人就在那儿,事发地点就在那儿,”Tamara说,“除了编造一些虚假的细节,这并不是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这么讲故事就是宣传和洗脑。”

以真实故事为背景,又经过精心设计,这样的假新闻更具迷惑性,很容易把读者带偏,让人产生恐慌或愤怒的情绪,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

一旦其中的偏激观点起了作用,那Tamara的工作就达到效果了。

每过一段时间,Tamara会开车去Veles城找老板Marco,她能拿到一个装着现金的信封,这是她工作的酬金,每篇文章3欧元,一天挣24欧元,一个月能收入500多欧元(折合3800多元人民币)。这已经超过了当地平均水平...... 一次接受采访时,Tamara表示她也经常因为自己所写的内容感到震惊,比如她搜索一个新闻,会跑出来100多页的搜索结果,其中没准就有她的大作,仔细观察对比后就能发现,网上的报道里存在不靠谱的内容,包括不准确的信息、从其他事件中挪用的图片,对于这些内容,Tamara觉得很多都不是真的。 出乎Tamara意料的是,这些在她眼中假得不能再假的新闻,很多人都会信,她的文章通常都不短,大概一千字左右,整篇文章中可能只有两句是陈述事实的真话,其他都是造谣,读起来很难心情舒畅。 她说自己编假新闻时,脑子里经常会想,“老天啊,谁会相信这些垃圾?多没读过书、智商多低的人才会读这些东西?”

不过工作时间长了,她也想开了,“如果有人对假新闻深信不疑,就是不想听真话,那他们活该只知道这些事,这也算一种惩罚了。”

人们常说谎言重复十次就变成真的,Tamara每天造假,其中还包括很多偏激的、带有仇视色彩的内容,成功给很多人洗脑,但她自己不会被洗脑吗?

然而Tamara认为自己还算清醒,从来没把自己写的假新闻当真,她会把自己从假新闻当中分离出来,让自己觉得她只是在写作,不是在宣传什么观点,因为明确知道所写内容是假的,所以这并不困难,Tamara只把它看作为一份工作,一种赚钱的手段,平时只是用大脑和手指完成工作任务而已,她说这就和很多人工作时,不得不接下不喜欢的工作一个意思。
不过工作时间长了,Tamara的心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她编的都是远在美国的事,但仔细想想,这些事说不定哪天就发生在她身上,这让Tamara感到害怕,而且Tamara本身的政治观点和文章中的背道而驰,她经常感觉不妥。 有时趁老板不注意,她会缩减煽动性的内容,写一些她真正想表达的观点,比如在文章结尾写上一句积极的话,比如“当一天结束时,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后来假新闻的事件发酵,一些网站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对假新闻进行封杀。 2017年12月,老板Marco用于发布假新闻的脸书账号被封,他的个人账号也同时被封,Tamara给老板打电话,对方听说后非常惊讶,从那以后两人就没再联系,直到2018年夏天,老板Marco又给Tamara打电话,问她愿不愿意给另一个网站写假新闻,曾在这行工作9个月的Tamara深知这份工作的煎熬,断然拒绝了。 然而,Tamara只是当地各种假新闻撰写者的其中一个。

如果说她还懂得迷途知返的话,当地有些年轻人吃到写假新闻的甜头后,就很难脱离这一行了。他们慢慢堕落,失去了道德准绳。

比如Veles城的大学生Goran(化名),2016年他接受采访时只有19岁,也是一位假新闻写手,尽管好几天没刮胡子,但他看起来还不算邋遢,身穿海军风格外套和白衬衫,一副天真学生打扮,不过他从事的工作一点儿都不天真美好,他对此毫不在意,“美国人喜欢我们的故事,我们能从中赚钱,”、“谁在乎这些新闻是真是假?” 和Tamara的工作内容差不多,Goran也经常从美国政治网站上搜刮信息,复制、粘贴拼出一篇文章,稍加润色,再起个吸引眼球的标题,然后把假新闻分享到脸书上,假新闻被分享扩散后,他就能靠广告费赚钱了。 在Veles有不少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学生和Goran一样,做着这份不光彩的工作,他们白天上课,其余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写假新闻赚零花钱,有的人一晚上熬夜8个小时写假新闻,白天继续去上学,长期以往脸如菜色,但他们毫不在乎,因为干这行赚钱太快、太容易。 Goran说他一个月能有1800欧元收入,是当地平均收入的5倍多,但他挣得还不算多,很多同行小伙伴每天就能挣到好几千欧元。 拿着这些挣来的快钱,年轻人们就可以肆意挥霍,开好车,买昂贵的衣服,泡酒吧狂欢,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这些通过不光彩手段赚来的钱,他们花得毫不愧疚。 记者曾问Goran,是否考虑过他编的假新闻会对美国选举造成不公平的影响,Goran是这么回答的,“我们这座城里的年轻人不关心美国人投票选举的事,”、“能赚钱就行,有钱买好衣服和酒他们就满意了。”
这几年,Veles城靠假新闻致富的事被很多媒体报道过,大家的态度都非常明确,对这种做法嗤之以鼻,但当地人对这件事却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2016年,Veles时任市长Slavco Chediev曾一口咬定,“Veles没有不干净的钱!” 他甚至戏谑地说,如果他们这座距离美国数千公里的小城,能以某种方式影响美国大选,那他会非常自豪的...... 与这位市长不同,某新闻网站的调查记者Janevska属于头脑清醒的那一派,她一直非常关注这件事,通过调查她能确认Veles城有7个独立的团队在网上兜售假新闻,据她估计,牵扯其中的年轻人可能有数百名之多。 记者Janevska表示,自从美国大选以来,Veles城的年轻人就只想着靠假新闻赚钱,道德水准一再下降,让她非常担忧。 现在这个时代,谁都能在互联网上发表个人观点,造谣的代价太低,受益却非常高,这让一些人愿意抛弃道德,投入金钱的怀抱,但假的终究是假的,事实总有一天会被澄清,到那时,Veles城这群年轻人又将何去何从呢?

信息流制造流量,支撑起集群地域产业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19.html
2019-06-03 16:11:38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1页/1页 1 9篇/页.共9篇
TMT研究
工具导航
版权所有 © TMT研究 2019
ICP备案登记 粤ICP备140848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