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应用
关注对象
给我留言
1页/1页 1 2篇/页.共2篇
#AIoT:从小家电开始的全民消费升级市场#
5cf4aebf5ddf2.jpg
自2017年开始,“AIoT”一词便开始频频刷屏,成为物联网的行业热词。“AIoT”即“AI+IoT”,指的是人工智能技术与物联网在实际应用中的落地融合。当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将AI与IoT结合到一起来看,AIoT作为各大传统行业智能化升级的最佳通道,已经成为物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

在基于IoT技术的市场里,与人发生联系的场景(如智能家居、自动驾驶、智慧医疗、智慧办公)正在变得越来越多。而只要是与人发生联系的地方,势必都会涉及人机交互的需求。人机交互是指人与计算机之间使用某种对话语言,以一定的交互方式,为完成确定任务的人与计算换机之间的信息交互过程。人机交互的范围很广,小到电灯开关,大到飞机上的仪表板或是发电厂的控制室等等。而随着智能终端设备的爆发,用户对于人与机器间的交互方式也提出了全新要求,使得AIoT人机交互市场被逐渐激发起来。

以智能家居市场为例,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智能家居规模将达到1800亿元,到2020年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到3576亿元。分析师预测,2021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规模将达5000多亿元。飞速爆发中的AIoT市场,所蕴藏的人机交互需求及前景无疑是令人期待的。 人类生活的数字化进程已持续约三十年,这些年我们经历了从模拟时代到PC互联时代再移动互联时代的演进,而目前我们正处在向物联网时代的演进过程中。

从交互方式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到机器是越来越“迁就”人的:从PC时代的键盘和鼠标到移动时代的触屏、NFC以及各种MEMS传感器,再到物联网时代正在蓬勃发展的语音/图像等交互方式,使用门槛正在变得越来越低,这导致了越来越多的用户的卷入。同时我们需要注意到另一个深刻的变化,即由于交互方式的演进(至少是重要原因之一),大量的新维度的数据也在不断地被创造出来和数字化,比如PC时代的工作资料和娱乐节目,智能手机时代的用户使用习惯、位置、信用和货币,再到物联网时代的各种可能的新数据。 在物联网时代,交互方式正在往本体交互的方向发展。所谓“本体交互”,指的是从人的本体出发的,人与人之间交互的基本方式,如语音、视觉、动作、触觉,甚至味觉等。例如,通过声音控制家电,或者空调通过红外来决定是否应该降温,通过语音和红外结合来进行温度的控制(侦测到房间里没人的时候,即便电视节目里提到了“降温”,空调也不做反应)。

无法互联互通的智能单品,只是一个个数据和服务的孤岛,远远满足不了人们使用需求。要取得智能化场景体验的不断升级、优化,首先需要打破的是单品智能的孤岛效应。而互联智能场景,本质上指的是一个相互互联互通的产品矩阵,因而,“一个大脑(云或者中控),多个终端(感知器)”的模式成为必然。例如,当用户在卧室里对空调说关闭客厅的窗帘,而空调和客厅的智能音箱中控是连接的,他们之间可以互相商量和决策,进而做出由音箱关闭客厅窗帘的动作;又或者当用户晚上在卧室对着空调说出“睡眠模式”时,不仅仅空调自动调节到适宜睡眠的温度,同时,客厅的电视、音箱,以及窗帘、灯设备都自动进入关闭状态。这就是一个典型的通过云端大脑,配合多个感知器的互联智能的场景落地。
20190625135124688.jpg

AIoT:从小家电开始的全民消费升级市场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85.html
2019-06-25 16:41:12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人民日报:美国欲将全球拖入网络战争#
去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网络空间战略强调了“前沿防御(Defense forward)”理念。这被外界解读为美国军方将在他国而非美国本土实施网络攻防行动。此前,美国总统也赋予军方不受阻挠地部署先进网络武器的自由。作为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正在通过积极网络备战,加速将全球拖入一场不会存在赢家的网络战争。

多年来,美国政客一直鼓吹其可能遭遇“网络珍珠港”攻击的风险,但全球首例使用网络武器攻击他国设施的行动却是由美国发起。作为网络战的始作俑者,美国不仅是网络战最强的国家,也是发动网络战最多的国家。
timg.jpg
2004年,美国发起网络攻击,导致利比亚国家顶级域名瘫痪。2010年,美国和以色列联合制造的“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设施,导致伊1000台离心机报废,致使伊朗核计划几乎“停滞”。2016年,美国前国防部长卡特首次承认,美国使用网络手段攻击了叙利亚ISIS组织等,这是美国首次公开将网络攻击作为一种作战手段。2019年3月初,委内瑞拉全国出现大规模停电,23个州中有18个州受到影响,直接导致交通、医疗、通信及基础设施的瘫痪。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责美国策划了对该国电力系统的“网络攻击”,目的是通过全国范围的大停电,制造混乱,迫使政府下台。有分析认为,在无法进行直接和间接军事干预情况下,对委内瑞拉发起网络攻击可能是美国的最佳选项。

美国在网络空间的备战计划从未停歇。2016年底,美国进一步提升网络战的战略地位和作战价值,将原从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的网络战司令部提升为独立一级司令部,构成了总统—国防部长—作战司令部司令三级网络战指挥机制。目前,美军拥有133支网络战部队。2006—2016年10年间,美军先后举行的大规模“网络风暴”演习或者网络太空战演习共7次,其中3次网络攻防作战行动专门针对中国。2018年8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命令,推翻了前总统奥巴马2012年签署的“第20号总统政策指令”(PPD—20),让军方更自由地部署先进网络武器,而不用受国务院和情报界阻挠。

对于美国的这些做法,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学者、网络安全专家杰森·希利(Jason Healey)十分忧虑,认为美国已经滑入永久的网络战,其中不会有真正的赢家。

这种担忧其实不无道理。美国不断加强自身网络战能力,给全球做出了恶劣的示范,如果其他国家或者美国的对手组织也效仿美国加强网络战能力建设和手段运用,美国绝不可能“独善其身”,倒是很可能是首当其冲的目标。靠互相攻击不可能实现网络安全,只会让网络空间走上一条对抗升级的不归路。

人民日报:美国欲将全球拖入网络战争 https://www.qingcao.com/item/6369.html
2019-06-14 09:02:45 转发链接 匿名评论
1页/1页 1 2篇/页.共2篇
TMT研究
工具导航
版权所有 © TMT研究 2019
ICP备案登记 粤ICP备14084844号-1